您所在的位置: 辽宁昊众律师事务所 >成功案例

律师介绍

辽宁昊众律师事务所 辽宁昊众律师事务所创立于二零零五年,是经辽宁省司法厅批准、中华人民共和国司法部登记备案的一家以金融、资产、公司、劳动法律等业务为主的专业化商事律师事务所,至今累计担任近百家公司法律顾问,代理银行及资产管理公司及... 详细>>

在线咨询

联系我们

律师姓名:昊众所律师

电话号码:0411-82529822

手机号码:13500756365

邮箱地址:fengxuanhz@126.com

执业证号:12102200911185363

执业律所:210204198011046760

联系地址:大连市中山区长江路123号长江写字间830室

成功案例

违规操作生事故,单位开除获胜诉

原告与被告B派遣公司(本律师代理签订书面《劳动合同书》(劳务派遣专用),合同期限自2012起至2013年止,被告B派遣公司将原告派遣到被告C公司从事吊车工作,派遣期限与劳动合同期限一致。该劳动合同书第三十一条约定,原告如严重违反用工单位的规章制度,被告B派遣公司可以与原告解除劳动合同。原告在被告C公司工作期间的月平均工资为4192元。另查,原告在被告C公司从事吊车司机工作。被告C公司在制定的《桥式、门式起重机安全操作维护规程》中规定吊索和附件捆缚不牢、不符合安全要求时不吊,干部违规时不吊。2013XX日,原告在工作期间发生吊运事故。当日,被告C公司就此事向原告作调查笔录,原告在调查笔录中陈述在操作过程中起重工XX通过高频对讲要求原告停止落钩,但原告听从起重工王XX的指挥,造成事故。2013XXX日,被告C公司召开“2013.XXXX”船体工区吊运管子坠落致人轻伤事故分析会,会议纪要中记录此次事故造成托盘施工人员焦XX、张X腿皮挫裂伤,东奇队施工人员谭XX左侧多发肋骨骨折,伴局部胸壁软组织积气、左侧气胸、左侧胸腔积液、左肺下叶透过度降低,双肺上叶多发肺气肿灶及右肺胸膜下区透过度减低。3号车起重工王XX对于管子吊运索具选取不当、对于2号车起重工的提醒没有重视等至事故发生,是直接责任人,退回劳务公司,对原告亦退回劳务公司。2013XX日,被告C公司将原告遣返回被告B派遣公司2013XX日,被告大连B派遣公司与原告解除了劳动关系,向原告出具了《解除劳动合同证明书》,该证明书上记载双方解除劳动关系的原因是原告严重违反用工单位的规章制度。原告与被告B派遣公司分别在证明上进行了签字、盖章。再查,原告于2014XX日向大连市XX区劳动人事争议仲裁委员会申请仲裁,要求二被告支付违法解除劳动合同的经济赔偿金。仲裁委于20XXXXX日作出XX劳人仲裁字(XXXX)第018号仲裁裁决书,驳回了原告的申请。原告不服该仲裁裁决,诉至法院。

一审法院认为:关于原告要求二被告连带支付原告违法解除劳动合同的经济赔偿金59220元的诉讼请求。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合同法》第三十九条、第六十五条规定的内容,劳动者在工作期间存在严重违反用人单位规章制度的情形,用人单位可以与劳动者解除劳动关系,被派遣的劳动者存在严重违反用工单位规章制度的情形,用工单位可以将劳动者退回派遣单位,劳务派遣单位可以依照劳动合同法的有关规定与劳动者解除劳动合同。本案中,被告C公司制定的起重机安全操作维护规程中已经明确记载,在干部违规时不吊,原告在他人的正确提醒下没有落钩,听从了起重工王XX的违规指挥,违反了被告C公司的规章制度。原告与起重工王XX的错误行为致使三名同事受伤,其中谭XX进行了住院治疗,原告的行为属于严重违反被告C公司规章制度的情形。被告C公司将原告遣返回被告B派遣公司,被告B派遣公司依据与原告签订的劳动合同中的约定,解除了与原告的劳动关系,并不违法。故对原告的诉讼请求,本院不予支持。据此判决:驳回原告A的诉讼请求。案件受理费人民币10元(原告已预付),由原告负担。

A的上诉理由及请求是:其并不是造成事故的主要责任人,也没有违反吊运程序,C公司违法退工、B派遣公司属违法解除劳动合同,应向其支付赔偿金;C公司作出的事故结论认定不公平,不应作为依据;规章制度没有公示,故请求二审法院撤销一审判决并依法改判或发回重审。

B派遣公司派遣有限公司二审答辩认为:不同意A的上诉请求。C公司作为实际用工单位是A的实际使用管理方,在C公司出现事故后当然有权对事故进行调查,并且整个事故调查过程直至用工单位将A退回用人单位及依法解除劳动合同全部过程A都参与了,并在相关的书面材料有签字确认,不存在违法和无效的情形。

C公司工程有限公司二审答辩认为:不同意A的上诉请求。C公司A退回劳务公司系因其在事故中违章操作,严重违反操作规程造成一重伤两轻伤的严重后果,C公司依据合法制定的企业规章制度将其退回劳务公司符合法律规定及合同约定。A提及所谓规章制度没有公示属于违法行为与事实不符,公司在一审中已经将其学习笔录及相关制度的民主讨论和公示的情况予以举证证明,可以在案卷中查阅;且A在受到他人提醒其行为属于违规操作的情况下继续强行作业,属于严重过错,A不能将自己的过错归于他人来免除自己应承担的相应责任。

二审法院经审理查明,一审判决认定事实属实。

二审法院认为,本案争议的焦点为上诉人B派遣公司的解除行为及C公司的退工行为是否合法。

上诉人A作为吊车司机在吊运过程中发生事故并造成多人受伤确属事实,其辩称其操作完全系听从起重工王XX指挥,自身并无过错。但根据事故后被上诉人C公司对上诉人A所作调查,其自述在操作过程中在场其他超重工已对其进行了必要的提醒。按照操作规范的要求,上诉人A所称作为吊车司机在进行吊装时应听从本车起重工的指挥并无不当,但其本身也应承担基本的注意义务。就本次事故而言,在已有其他现场人员发出警示的前提下,上诉人A仍坚持进行吊装操作显系不当。且对于被上诉人C公司在事故调查报告中所述上诉人A在吊装中存在的操作桥吊行走速度过快等不当之处,上诉人A并未提供有效证据予以反驳。被上诉人C公司在对此次事故出具处理意见时,严密分析了相关人员的责任,所处罚对象也并非上诉人A一人;而上诉人A作为吊车的直接操作者,必须承担相应的责任,故被上诉人C公司根据《员工奖惩标准表》对上诉人A作出退工的处理决定并无不当。上诉人A称上述《员工奖惩标准表》并未公示,但根据被上诉人C公司提供的培训记录,其已在该培训记录上签字,故上诉人A对于上述制度应属明知,其关于被上诉人远船务公司未就上述规章制度公示的主张本院不予支持。被上诉人C公司的作出的对上诉人A予以退工的决定程序合法。被上诉人C公司作出退工决定后,被上诉人B派遣公司依据双方劳动合同的约定作出的解除劳动合同的决定符合《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合同法》的规定,无违法之处。故上诉人A请求被上诉人B派遣公司、被上诉人C公司连带承担违法解除赔偿金的主张无事实和法律依据,二审法院不予支持。

综上所述,判决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免责声明:本网部分文章和信息来源于国际互联网,本网转载出于传递更多信息和学习之目的。如转载稿涉及版权等问题,请立即联系网站所有人,我们会予以更改或删除相关文章,保证您的权利。

扫描二维码
法律咨询热线:
13500756365
Copyright@2016 辽宁昊众律师事务所 版权所有
联系方式:18741162259
地址:大连市中山区长江路123号长江写字间830室
技术支持:网律科技